投稿:请联系 QQ 357531359
风电平价:边吃螃蟹 边练内功
作者:中国风电新闻网 2019/07/31 浏览:212 头条

“我们知道,风电平价总要来的,只是比想象中早了一点。”这是一家风电企业的总工在5月22日召开的2019中国风电产业创新发展论坛上的开场白。同一天,国家发改委、国家能源局公布2019年第一批风电、光伏发电平价上网项目名单。在总计数量250个装机规模2076万千瓦的项目中,风电项目占56个,装机规模451万千瓦,相当于此次公布项目总装机容量的21.7%。

 

尽管首批风电项目在数量上不占大头,但在新能源平价上网之路上,风电却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人”。2017年,位于河北、甘肃、黑龙江、宁夏和新疆等地的13个、总计70.7万千瓦项目入选风电平价上网示范项目名单,拉开了新能源平价试点的大幕。

 

和两年前的试水不同,在本次风光发电平价上网政策下,中东南部的项目大量出现,“绿证”“长协”等配套政策也同时跟进。不少风电从业者认为,更大范围的试点、更接地气的政策意味着更多机会,但行业需要保持稳定和理性,在未来两年围绕“大风机、好消纳和易运维”三个关键因素,挖掘行业的内生动力。

 

陆上风电先“平”

 

和光伏有发电侧和用电侧两类平价不同,风电的平价主要在发电侧。在发电侧进一步细分,又分为陆上风电和海上风电两种。其中,陆上风电被认为将率先实现发电侧平价。

 

2009年前,由于风电采取特许经营模式,陆上风电价格采取固定招标电价。2009年,我国首次推出风电标杆电价政策:根据风能密度、地形划定等条件,把全国分为四类风区,按照资源由强至弱的顺序,设定0.51元/每千瓦时、0.54元/每千瓦时、0.58元/每千瓦时和0.61元/每千瓦时的标杆电价。从2009年至今,四类陆上风电标杆电价已下调四次,降幅达0.1~0.2元/千瓦时不等,已经相当接近燃煤标杆电价。

 

有业内人士指出,除了整体接近平价,部分陆上风力资源较好的地区,如河北省可以实现完全退出补贴。因此在2020年,陆上风电最有希望率先实现平价上网。

 

但接近的另一层含义,是风电标杆电价和火电上网电价仍有差距。当前电力体制下,我国各省区执行不同的上网电价,电价水平在 0.25~0.4505元/千瓦时之间不等。即便按照2019年4月敲定、2020年1月实施的最新风电标杆电价,部分地区仍需要补贴。

 

和陆上风电相比,这两年发展速度向好的海上风电仍有一段路要走。

 

仅看资源条件,海上风电利用小时数比陆上风电高出20%~70%,且具备出力更平稳、不占用土地、可大规模开发、电力就近消纳等优势。但是,海上风电最大的问题是成本高企。三峡新能源总经济师陈姿认为,从投资成本看,海上风机机组成本约占30%,海上支撑结构(包含风机基础和风机塔筒)占22%。加上基础机构和塔筒采取分开单独设计,导致投资成本偏高;从运维成本看,海上风机运行环境复杂,故障率高,运维投入相对更高。

 

根据相关智库测算,海上风电投资是陆上风电的两倍左右,以江苏近海海上风电项目为例,单位投资为14000元/千瓦,而对标的陆上风电项目单位投资仅7200元/千瓦。测算同时指出,到2028年,海上风电有望通过技术优化等手段,降低单位投资成本,实现平价上网。

 

西北落地更快

 

在首批风电项目涉及的省份中,内蒙古始终没有出现,这不免让人感到意外。因为内蒙古所在的我国西部和北部地区,一直被认为是平价有望率先落地的地区。

 

风电业内一直有个共识:发电利用小时数是风电平价上网的生命线。要提高发电小时数,三个条件不可或缺:一是大风机,二是能消纳,三是好运维。如果从这三个条件考量,西部和北部地区要比中东部地区条件更胜一筹。

 

首先看风机。

 

不久前,内蒙古近年最“著名”的项目——乌兰察布风电基地一期600万千瓦示范项目中标结果出炉。尽管在招标时,对单机容量的要求是3兆瓦以上,但投标结果显示,33个参与招标的风电机组机型中,4兆瓦以上机型数量占19个,不止一款机型的单机容量超过或等于5兆瓦。

 

之所以使用大风机,是因为乌兰察布基地属于高风速地区,大机组的规模应用将让度电成本显著降低。而乌兰察布大批量使用大风机,也传递出了一个明显的信号:未来在西部和北部高风速地区,大风机应用会逐渐增加,上网电价在这一区域有望快速下降。

 

其次看消纳。

 

西部和北部的消纳问题曾是影响平价上网的重要原因,但不少业内人士都指出,国家和电网企业在消纳方面做出很多投入和努力,随着多条特高压项目的推进和落地,2017年和2018年风电消纳已经实现明显改善。

 

2019年,消纳情况进一步向好。从国家能源局公布的一季度数据看,在去年可再生能源并网运行有较大改善的基础上,今年前三个月全国平均弃风率4%,位于西部和北部地区的新疆、甘肃、内蒙古和陕西弃风率同比分别下降6.4、10、13.9、0.7个百分点。利用小时数的提高,意味着风电项目投资回报率维持在一定水平,也让上述地区的平价更有望落地。

 

第三是运维。

 

在此次乌兰察布风电项目中,多家中标企业都将使用智慧运维,以降低度电成本,适应平价需求。事实上,中东南部的项目也在积极引入类似的运维模式,但与北部和西部相比,中东南部地区山地较多,环保成本高,运维难度大。仅以地形为例,山地项目单位造价与荒地平原相比,每千瓦投资要高出700~1000元,日常运维的花费也会随之提升。如果拿到的是小容量项目,项目成本还会进一步提高。

 

明阳智能总工程师贺小兵建议,如果要做位于南方的项目,需要找存量风场,以减少基础设施的建设成本,降低运维难度和花费。如果找不到这样的项目,竞价是更好的选择。

 

项目报送更理性

 

今年1月,风光发电平价上网政策刚推出时,有行业分析者曾总结出五大亮点,其中被认为“最亮”的就是“符合条件地区的光伏风电装机不受年度指标规模限制”。因为“这将是打开增量市场空间的良机,新能源行业或再次出现井喷”。

 

对于风电,上一轮井喷式发展至今让人印象深刻。2005~2010年,中国风电装机容量曾从106万千瓦,以年均增长94.75%,年均净增570万千瓦的速度增长。如此快的速度,也让中国超越美国,成为全球第一风电大国。

 

但是,发生这轮井喷的背景是市场竞争小、风电补贴高。多数市场投资者在面对蓝海时,未充分考虑电力供应现状、如何实现与电网接轨等现实问题,就开始大量投入。因此,部分地区的风电发展规模迅速超出本地区的消纳能力,弃风现象在项目扎堆的省份大量出现。

 

2010年后,井喷式发展被叫停,叫停方式之一是减少风电建设指标规模。据中国风能协会副会长施鹏飞当时的测算,2011~2015年,每年风电建设规模在1500万千瓦,比2010年的1893万千瓦大幅减少。

 

2011年后,有效的规模控制让行业增速放缓,此后,尽管仍出现过短时间抢装,一些地方也存在弃风弃电,但总体看,风电行业开始逐年优化、且越走越稳。在2019年年初举办的中国风能新春茶话会上,中国可再生能源学会风能专业委员会秘书长秦海岩也用“稳中求进”“稳定增长”“稳妥推进”“稳中突破”“稳步缓解”“平稳发展”等六个“稳”来总结2018年风电行业发展状况。他认为,中国风电成绩的取得,除了技术进步,最大的基础和推动力就是平稳的市场规模。

 

最新的装机数据也从侧面证明了“稳”。2019年4月8日,全国新能源消纳监测预警中心发布数据指出,一季度,全国累计并网风电装机1.89亿千瓦,其中海上风电累计375万千瓦。全国风电新增并网装机478万千瓦,与上年同比增长19%。

 

一些业内人士认为,“不温不火”的状态证明风电正在走向成熟、走向理性。当下,尽管有半数以上的省份具备实现平价上网的条件,但理性发展应继续保持。

 

在首批风电平价上网项目中,涉及风电项目的省份仅有10个。对此,有资深业内人士认为,部分看似资源良好的省份之所以没有报送或等到后期再行报送,是考虑到本地当下的资源并不适合风电平价项目落地。这说明,无论是地方政府还是企业,都更看重本地资源的实际情况,以及项目建成以后的效益和回报,而不再为了项目而报项目。这种更理性的选择,也正是平价上网政策设计的目标。

 

来源:能源评论   文/ 张越月

                   
本文由中国风电新闻网编辑整理,转载请注明出处。
                   
了解更多风电资讯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chinawindnews投稿邮箱:357531359@qq.com

微信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