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庆军:海陆并举之后,中国风电拥抱乡村
作者:田庆军 2024/04/26 浏览:509 人物

4月26日,第八届中国中东南部风电开发研讨会暨“千乡万村驭风行动”风电发展论坛在广西南宁成功举办。国家能源局新能源与可再生能源司处长陈永胜,广西壮族自治区发改委党组成员,自治区能源局党组书记、局长熊祥忠,远景集团高级副总裁田庆军、中国可再生能源学会风能专业委员会秘书长秦海岩为大会致辞。来自国家部委、地方政府、各省市能源局、开发企业的800余位政企嘉宾、院士专家齐聚绿城,共商乡村风电推动乡村振兴之道。

 

 

本届论坛的召开恰逢酝酿近三年的“风电下乡”政策出台,田庆军表示,从烧柴到煤炭、电力、天然气再到分布式光伏,农村能源使用形式越来越清洁方便,随着风电和储能的推进,村村户户将实现能源自给自足,用不完的绿电还能上网卖钱创收,村民从单纯的能源消费者转变为能源的生产者和受益者,这将是一个令人振奋的时代巨变。只有广大农村实现了能源自给自足、绿色转型,中国能源革命才能真正实现。

 

处于用能末梢的农村是中国能源革命的最后一公里,乡村风电作为中国风电的重要组成部分,将在这场农村能源革命、乡村振兴中发挥巨大作用。以广西为例,如果这里的1.4万个乡村,都能够按照最理想的状态安装2万千瓦风机,全区乡间地头的风电总装机将达2.8亿千瓦,每年将生产超过6000亿度绿电,相当于6个三峡水电站的年发电量,即便打个对折3000亿度,也超过了广西2023年全社会用电量2449.4亿度。

 

田庆军表示,千村万乡驭风行动正当其时,乡村不仅可以给城市提供物美价廉的农副产品,未来,乡村还将给城市提供绿色廉价的电力,成为城市能源供给的中心。既种庄稼又种“风机”,既打粮食又产“绿电”,自给自足、余电致富,“六大因素决定乡村风电前景一片光明,有望开辟风电行业新的增长极。”

 

第一,中国风电技术成熟、产品丰富。过去若干年,每年5000-7000万千瓦的新增风电装机,锻造出了一条无比成熟的风电产业链,足以支撑乡村风电的规模化、差异化开发。

 

第二,乡村风电度电成本更低、利润更好。以征代租、土地入股,省下了大量阻工、征地、产业投资等非技术成本,我国部分地区乡村风电项目EPC造价有望做到3000元/千瓦,度电成本有望到2毛钱以下,比集中式风电更具成本竞争力,收益率更有保障。

 

第三,开发运营经验丰富。中国风电多年来批量化开发建设陆上集中式和大基地项目,积累了大量实战经验,都能够复用于乡村风电,让乡村风电开发少走弯路、节省成本。

 

第四,电力改革有效支撑。随着电力体制改革走向深入,电力市场越来越成熟,为乡村风电未来参与电力市场化交易、拓宽消纳渠道打下了良好基础。乡村风电的定位一定不能拘泥于就地消纳,而是要定位成城市能源的生产者和提供者。

 

第五,政策支持力度空前。近年来,国家陆续提出“乡村振兴”、“双碳”目标、农村能源革命三项国策,乡村风电是实现这三大战略目标的理想载体,综合收益极高。刚刚发布的《关于组织开展“千乡万村驭风行动”的通知》,更是一针强心剂。

 

第六,风电发展进入新阶段,乡村风电开发水到渠成。过去20年来,中国风电海陆并举、上山下海,解锁了各类开发场景,乡村风电是最后一块拼图。未来乡村风电将成为与陆上大基地、海上风电并驾齐驱的新时代“风电三驾马车”之一。

 

新政发布后,中东南部一些陆上风电发展缓慢甚至停滞的省份也在关注、研判开发乡村风电的可能性,预计江苏、浙江、福建、广东等地可能会陆续释放一批开发指标,有望打开一个规模数亿千瓦的庞大市场。山东、河南、广西、四川等正在大力发展风电的地区,也将借着这股政策东风,掀起风电开发新高潮。

 

同时也应理性地看到,当下乡村风电还面临不少挑战,如何解决一直以来的堵点、痛点?田庆军建议:

 

第一,农网升级改造势在必行。当前乡村区域配电网余量空间所剩无多,没有办法满足大量乡村风电的接入需求,特别是在分布式光伏率先“整县推进”的近三年,抢先占用了大量电网空间,农网升级改造必须提速。

 

第二,打破上网电压等级限制。目前分散式风电最高只能接入110KV电网,导致消纳半径被限制在20公里以内,这对乡村风电的制约相当大。有必要打破110KV的电压等级限制,让乡村风电走得更远、送得更多。

 

第三,电力体制改革更进一步,全面开放隔墙售电。推动乡村风电市场化运行,实现开发商与用户直签售电合同,让乡村风电服务于更多用电群体,丰富应用场景。农民的粮食、蔬菜可以到市场上去自由交易,而不是只能把东西卖到供销社。

 

第四,简化项目审批手续,真正推行备案制。2017年远景在江阴开发建设全国真正意义上的第一个分布式风电项目,当时为了竖起一台风机,手续非常复杂,需要大量部门审批论证。反观分布式光伏在备案制赋能下快速起飞,如今已在光伏行业“二分天下有其一”。起步更早的分散式风电在风电行业依然是个占比不足2% 的小配角。

 

第五,以租代征,解决用地痛点。土地性质变更难、征地受限多,导致风电的开发门槛一直很高。未来乡村风电可以参考输配电设施和通讯设施的建设办法,在不改变土地性质的前提下,以土地租赁的方式开发,如此可以快速释放出大量的机位。

 

第六,打造极致可靠的环境友好型风机。乡村地区土地分散、人口密集、生态坏境敏感,特别是对于噪音控制和安全可靠有硬性要求,这实际上也是风机技术进步的方向。远景江阴分布式风电项目2017年底投运,至今已安全稳定运行7年,在噪音控制、智能防护、环境友好等方面积累了宝贵经验。

 

第七,探索风光储充一体化推进。近些年来,伴随着光伏和电动汽车的大范围下乡,配套的充电桩和储能也在同步下乡,乡村风电的爆发将协同光伏进一步激活充、储市场,风光储充一体化发展顺理成章,这将开创一条万亿级的新赛道。

 

值得欣喜的是,国家主管部门已经精准识别出这些制约乡村风电发展的不利因素,并正在着手解决——新政提出“探索试行备案制”、“探索以租赁等方式获取土地”、“电网企业实施保障性并网”等,让我们看到了扭转乡村风电长久以来叫好不叫座的可能。事实上,乡村风电的颗粒度远大于光伏,更适合搞“整县开发”。

 

但乡村风电这颗中国风电的“碎金子”要想真正发光发亮,还需细化并推出可操作性强的落地政策,确保政策目标逐级传导至省、市、县各级政府层面。导向明确、有的放矢的政策,才能将开发商的热情转化为实实在在的行动力,推动乡村风电行稳致远,我们期待这一天早日到来。

                   
本文由中国风电新闻网编辑整理,转载请注明出处。
                   
了解更多风电资讯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chinawindnews投稿邮箱:357531359@qq.com
京ICP备14060144号-3

微信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