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海岩:土地和并网问题是制约新能源发展的最大问题
作者:秦海岩 2021/03/03 浏览:1368 人物

全国两会即将在北京拉开帷幕。2021年是“十四五”开局之年,也是风电与光伏发电步入“平价上网”的开局之年。

 

在2020年11月发布的“十四五”规划和2035年远景目标建议中,以风电光伏发电为代表的新能源被列入战略新兴产业中的一环,参与构成现代产业体系,以推动经济体系的优化升级。

 

2021年2月22日,国务院发布《国务院关于加快建立健全绿色低碳循环发展经济体系的指导意见》,明确提出要推动能源体系绿色低碳转型,贯彻落实“30·60目标”。在“30·60目标”下,中国二氧化碳排放力争在2030年前达到峰值,力争在2060年前实现“碳中和”。

 

在此政策与趋势引导下,中国新能源行业面临哪些发展机遇?未来发展还存在哪些主要的问题?凤凰网财经专访了中国可再生能源学会风能专业委员会秘书长秦海岩。

 

中国可再生能源学会风能专业委员会秘书长

秦海岩

 

减少碳排放的内核是促进技术的发展。电力作为中国碳排放占比最大的单一行业,减排效果将直接影响指标完成进度。

 

据秦海岩介绍:在所有行业里,目前唯有电力系统的风电和光伏发电具备最成熟的替代性技术。经过20余年的发展,光伏和陆上风电全面走进平价时代,比传统火电更具经济优势。在其他行业里,如在化工行业,并没有出现生产过程不排放温室气体的技术;而另一些行业的可替代技术成本高昂,比如氢炼钢技术。

 

在此背景下,风电与光伏行业迎来了一个巨大的发展机遇期。秦海岩向凤凰网财经表示:“风电产业的规模化也为制造业带来了发展机遇,同时也‍‍促进了技术创新,比如新型电池技术、新材料的应用使光伏发电的转化效率进一步提高;更大容量的机组、智能技术、物联网技术等数字化技术的应用将‍‍极大地提高风电效率,降低度电成本。”

 

根据国家能源局数据,2020年,中国风电新增装机72GW,太阳能新增装机48GW,2020年风光新增装机近120GW。新增装机量连续多年居全球第一。中国已成为全球最大的风电和光伏制造国,最大的风电和光伏应用市场。

 

不过,形势一片大好背后,光伏与风电产业依然存在诸多发展难题,存在除技术和成本之外的“五座大山”——补贴拖欠、电网接入难、融资难、土地乱收费和弃风(光)限电。

 

在秦海岩看来,在政策上,土地和并网问题是制约新能源发展的最大的两个问题。

 

“风电其实是不占地的,‍‍很多人不理解这个概念。一台风电机打完基础之后,露在地面上的面积只要100平米。风电装机一亿千瓦,实际占地只要3000亩,约等于两个火电厂的面积。”秦海岩说,“但现在农地是‍‍不让装风机的。实际上,结合‍‍农田上的水利设施,或利用田间低头建设风电并不会影响耕地的耕种和农作物产量。所以‍‍,在土地的使用上希望国家能放开一些政策。”

 

秦海岩指出,风电开发用地需要政府批准的建设用地,中国中东部和南部的风电项目面临严重的用地问题,“各省对建设用地的指标控制的很严,都分配给了城镇规划、铁路交通性质的开发,没有想到要给风电留出建设用地的指标。而风电项目要占用农田或荒地的话,需要政府将这块地调成建设用地,但调整用地属性耗时很长,耽误开发进程。”

 

此外,“风电项目选址需要因地制宜,可能某个地方风资源好,适合装两排风机,这没办法提前规划。” 秦海岩说,“所以能不能省里订目标,比如今年建‍‍2000台风机,然后进行指标留白、规划留白?这样就打破了土地政策对风电开发的制约‍。‍”

 

‍而如何控制风电对环境的影响,秦海岩认为:“任何人类的活动都会影响环境,但是到底影响什么?如何减小影响?能不能干?应该靠标准规范而不是简单的一刀切。”

 

关于风电并网问题,秦海岩指出,电网公司要看到行业的变化趋势,“电力系统需求的灵活性要调动起来,加强配电网的建设等等。”

 

电力系统该怎么干?怎么调理供应?将来火电发电量越来越少怎么办?火电设施沉没成本如何处理?煤炭工人怎么培训和转岗?‍在秦海岩看来,这些问题都需要战略性的考量。“增加风电和光伏发电在电力系统中的比例,需要我们拿出具体策略,坚定不移地往这方向走,而不能逆势而行。”

 

来源:凤凰网财经

                   
本文由中国风电新闻网编辑整理,转载请注明出处。
                   
了解更多风电资讯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chinawindnews投稿邮箱:357531359@qq.com
京ICP备14060144号-3

微信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