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级自然保护区黑茶山被疯狂砍伐,在建风电项目毁林上千亩
作者:中国风电新闻网 2020/06/19 浏览:272 地方

黑茶山位于山西省吕梁市,黑茶山属于吕梁山脉,横跨兴县岚县,遍布原始林。2012年经国务院批准,黑茶山晋升为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保护区主要保护暖温带落叶阔叶林与温带草原交错区的生态系统,山里有褐马鸡、原麝、金钱豹、紫点杓兰等兰科植物,青毛杨等珍稀濒危野生动植物。

 

面对这样珍贵的林地被毁,拥有林地证的村民们拦也拦不住,找谁谁不管,只能眼睁睁看着绿油油的山,一点点变得荒芜。林木被堂而皇之地砍伐卖掉,岚县林业局、岚县界河口镇镇政府却泰然处之,不加制止。最为蹊跷的是,多份疑似伪造作假的林地证也同时出现,村民手里的林地证竟然陷入双证迷局。

 

谁是该起事件的幕后黑手?谁在操控着这一切,谁是毁掉绿水青山的罪人,谁是践踏群众利益的罪人?我们要求有关部门查明情况,给出一个交代。

 

黑茶山上毁林百亩建项目

 

被毁掉近百亩林地的侯林贵,是岚县界河口镇铁青村人,其父亲侯明计于1993年在铁青村阴土里小组承包了谷联沟山,并持有岚县人民政府1996年10月30日颁发的林地证,林地面积约316亩。

 

 

二十多年来,侯林贵几辈人,将毕生积蓄投资进了这片林地,雇佣劳力补栽浇水,防火护林……侯家耗费了大量的人力物力和财力,养护着林地证上将近50年的落叶松树、桦树、油松等优质树木。

 

2019年8月22日,侯林贵到山上林地查看时,发现自家承包的防护林带,被伐倒毁坏,林地中还修有多条车道,山上到处在挖坑,建塔。一片片的坡地失去了植被的保护,裸露出黄色的土壤,只见黑茶山上满目疮痍,被砍伐林地目测有上百亩。

 

 

国家级自然保护区遭毁林,绿水青山被“开膛破肚”,这是多么严重的事情!

 

侯林贵赶紧找到岚县林业局报告情况,以及前往界河口镇派出所进行了报案。然而,派出所并没有出警制止,而界河口镇的镇书记尹元生辩斥:“这个树有争议,凡是虎悦通公司占的就是河口林场的国有林,没占的就是你的林地,试问尹书记一整块林地你是凭什么证据划分国有和个人的?为何要河口林场确权了再说其他的。”

 

 

明明毁的是侯林贵家的林地,却被镇政府说和侯林贵没有关系,河口国有林场负责人也明显回避该问题。

 

侯林贵认为这只是镇政府耍的太极拳,几十年来,大家都知道这林地是侯家养护管理,侯林贵有林地证,根本没必要和他们争执这个问题。他把更多的精力投向阻止毁林的行为。

 

 

镇书记尹元生所说的山西虎悦通新能源有限公司,注册地为太原,注册资金为1000万元,营业范围为:能源技术的开发,电力产品的设计和电力工程等项目。该公司在黑茶山这块区域,计划建造一个风力发电厂。山西虎悦通新能源有限公司有关工作人员告知:“我们已将占地补偿费用给了你们镇,有意见直接找镇上。”

 

 

山西虎悦通新能源有限公司究竟是何来头?毁林建风力发电厂,这种破坏黑茶山国家保护区的行径,有相关部门审批手续吗?开工毁林不通知林地承包人,把钱给了镇里就可以为所欲为了吗?

 

侯林贵又去质问界河口镇政府,镇书记尹元生避而不谈补偿款的事情,只说人家有手续,背景大得很,你不要找了,尹元生声称:“你让他建吧,建成了,凭我的老脸也能给你处理了。”

 

侯林贵一听,傻了眼,为了毁林,有关人员是阴谋百出,穷尽招数啊。他阻拦无果后,只好一次次报案处理。

 

黑茶山建风力发电工程审批手续在哪里?

 

一年来,侯林贵四处奔走,却根本无法阻止林地被毁。“每一天都在砍伐,大片的森林被毁掉,根本没有人管。”

 

侯林贵随后了解到,该工程前期批准了3.987公顷森林,但具体审批单位不明。但整体施工中,涉嫌违法占用当地集体林、个人林地等近千亩。

 

《在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修筑设施审批管理暂行办法》中明文规定:严格限制在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修筑设施。必须修筑设施的,应当严格控制建设区域、面积和方式,并采取有效措施保护生态环境,确保不对主要保护对象产生重大影响,确保不改变自然生态系统基本特征和结构完整性,最大限度减少对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的不利影响。

 

而且禁止在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修筑以下设施:一、光伏发电、风力发电、火力发电等项目的设施。二、高尔夫球场开发、房地产开发、会所建设等项目的设施。三、社会资金进行商业性探矿勘查……

 

其中第二条,就是不允许建设风力发电设施。侯林贵认为这是严重的违法行为,那么,审批手续究竟是哪里审批的,审批的详细内容是什么?尽管他多次要求查阅,但阻碍重重,最终也无法看到这些审批手续。

 

2020年3月,侯林贵又一次找到岚县环保局和林业局,进行了投诉。期间,侯林贵一次次打电话要求制止毁林。然而,截止到5月20日,侯林贵发现毁林的行为仍然在进行……

 

砍掉的都是一棵棵的大树啊,省里总体规划生态发展,下面却是为所欲为,侯林贵老泪纵横地哭诉。

 

 

具村委主任郭存柱反映,山西虎悦通新能源有限公司高价雇佣了铁青村村村委书记王某元的儿子砍伐树木,王某元一家不仅收到了工程款,还将砍伐林木进行销售,身为村干部不为村民维护利益,还从中坐收渔翁之利!老百姓怎么能让一个村的前途命运,掌握在这样的村干部手里?而且他还说侯林贵的林地早就归了国有了,请问何时归的?为什么归的?凭什么证据划归的?

 

侯林贵说:“我只想看看审批手续在哪里?凭什么企业和乡镇、村委会沆瀣一气,镇里同意毁林,就可以随意将老百姓养护的林地毁掉?国家允许这样干吗?”

 

被毁林村民不是少数 双林地证迷局谁是幕后策划?

 

此次,黑茶山毁林事件,不仅涉及侯林贵一人,其他众多村民也有林地陆续被毁。

 

 

王拴虎,岚县界河口镇大营坡村人,2002年承包了村里的林地,此次被毁5亩多林地,毁林方则为国家电投集团岚县新能源有限公司。该公司对他说:“款项已经补偿到镇里,一亩2万元。”

 

对此,界河口镇的镇书记尹元生却说:“这个林地有争议,大蛇头林场也有证件。”奇怪的是,大蛇头林场的证件是2005年发证,在此期间,没有任何人和王拴虎提过这样的事情。

 

据说出示林地证明的章,盖着大营坡村村委会的公章,而村委会主任白明堂对此矢口否认,他没有盖过章。

那么,大蛇头林场2005年的林地证证明,是怎么来的呢?据了解,界河口镇所有下属村的公章,为了便于财务管理,都是镇书记尹元生一个人保管。

 

一片林地出现两个林权证的蹊跷事,该事件中频频出现。

 

刘久婵,大营坡村村民,林地被毁20余亩,她去找镇政府,也被告知,该林地有两个林地证,权属不清,需要她和大蛇头林场进行确权,“为此,我老公王兴平东奔西走,难讨公道,受尽了窝囊气,现在病倒在家,起也起不来了。”

 

大营坡村村民张林全,甚至为此诉诸于法庭,张林全2010年12月1日,他在乡镇工作人员的参与下,经过公开拍卖,竞拍承包了西口子村集体所有的荒坡地,并签订了相关合同。十年来,张林全耗费资金,对该地进行了植树管护治理。该林地,也出现了双林地证的情况。

 

张林全先后向岚县以及吕梁市人民中级法院提请了诉讼,吕梁市人民中院最后裁定驳回上诉:“土地所有权和使用权争议,由当事人协商解决,协商不成的,由人民政府处理。”

 

张林全跑过林业厅,林业厅让回县里解决,“我回到县里,县里让找林业厅解决。我也不清楚,这到底是摊了多大个事,到底涉及到了那些部门的利益,我只是要求不要再毁林,那可是我辛辛苦苦,花费了几十万种起来的。”

 

对于这次大规模毁林事件,村民们反映,镇政府曾经解释,这次风力发电项目是扶贫项目,他们想不通扶贫项目为何会建立在践踏老百姓利益上扶贫?

还有村民反映,山西虎悦通新能源公司送了界河口镇铁青村村委书记一部风机的占地补偿款,孰真孰假?该谣言人尽皆知,应该给予事实澄清。

 

黑茶山自然保护区对华北地区保持水土、净化空气、维护生态平衡起到了良好的调节作用,发生了这样的毁林事情,为国家为人民所不容。希望有关部门能对该事件进行严肃查处,给老百姓一个说法,给饱受摧残的黑茶山一个说法。

 

来源:岚县大小事

                   
本文由中国风电新闻网编辑整理,转载请注明出处。
                   
了解更多风电资讯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chinawindnews投稿邮箱:357531359@qq.com
京ICP备14060144号-3

微信二维码